人参皂苷肿瘤药物

2018年,这些抗癌新药即将在中国上市,癌症治疗两大难题有望解决

全世界抗癌药物的研发在不断推陈出新,通过查阅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CDE)的公开信息,我们预测2018年以下这些抗癌药极可能在中国上市。

1、Opdivo

Opdivo属于PD-1单克隆抗体类的免疫疗法药物,是第一款在中国提交上市申请的PD-1/PD-L1类抗癌药。由于免疫治疗的强大疗效,首款PD-1单抗在中国的上市也备受期待。

通过利用人体自身免疫系统帮助恢复抗肿瘤免疫反应,Opdivo已成为多种癌症的重要治疗方法,目前获批9个适应症包括黑色素瘤、非小细胞肺癌、肾细胞癌、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头颈癌、尿路上皮癌、结直肠癌、肝细胞癌、胃癌。

2、呋喹替尼

呋喹替尼是治疗晚期结直肠癌的靶向药物,结直肠癌是我国乃至世界高发恶性肿瘤,晚期结直肠癌的治疗以化疗为主,多使用联合化疗方案。一线治疗失败的结直肠癌患者以二线化疗为主,但当前二线标准治疗失败后的患者的后续治疗方案仍然匮乏。

呋喹替尼有望成为晚期结直肠癌患者的新选择。

2018年,这些抗癌新药即将在中国上市,癌症治疗两大难题有望解决

3、仑伐替尼

仑伐替尼是治疗肝细胞癌的靶向药物。

乙型肝炎病毒(HBV)慢性持续感染是我国肝细胞癌最重要的危险因素,BRIDGE研究显示中国肝细胞癌患者中有77%存在HBV感染,同时我国HBV携带者人群基数庞大,更促进了肝细胞癌的高发。

分析认为,仑伐替尼将是全球特别是中国大陆、台湾和香港不可切除肝细胞癌患者可选择的一线治疗的新型靶向药物。

4、安洛替尼

安洛替尼是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口服靶向药,具有抗肿瘤血管生成和抑制肿瘤生长的作用。

对于一线、二线治疗失败的中国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安洛替尼的面世,为晚期非小细胞肺癌三线治疗带来突破。

5、奥拉帕利

奥拉帕利是全球首个针对卵巢癌的靶向药物,它通过抑制PARP酶活性来杀死肿瘤细胞。

2018年1月,FDA批准了奥拉帕利新的适应证,用于治疗携带BRCA突变的HER2-转移性乳腺癌患者。

6、吡咯替尼

马来酸吡咯替尼是一种口服的抗癌靶向药,目前申请的适应症主要为Her-2阳性转移性/晚期乳腺癌、Her-2突变的晚期非小细胞肺腺癌、Her-2表达阳性晚期胃癌。其中以乳腺癌适应症为主,已经进入Ⅲ期临床。

7、帕妥珠单抗

帕妥珠单抗是用于乳腺癌治疗的免疫疗法抗癌药物。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化疗已被全球超过75个国家批准用于HER2阳性乳腺癌的新辅助治疗,成为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的标准治疗。

抗癌药物的副作用和肿瘤耐药性如何解决?

对于癌症的治疗,不管是靶向药物还是免疫疗法药物,也包括传统的化疗药物,副作用和肿瘤耐药性仍然是必须面对的两个问题。

抗癌药物的副作用让患者备受痛苦,甚至无法耐受而不得不中断治疗。肿瘤对抗癌药产生耐药性,使得抗癌药的疗效逐渐下降,最终无法控制肿瘤。如何解决这两个问题呢?

临床众多治疗案例发现,稀有人参皂苷配合化疗药物、靶向药物以及免疫疗法药物一起使用,能有效降低副作用,减轻肿瘤耐药性。

2018年,这些抗癌新药即将在中国上市,癌症治疗两大难题有望解决

提取人参皂苷的原材料——西洋参植株

稀有人参皂苷本身具有显著的抗癌作用,可以抑制癌细胞增殖、诱导癌细胞凋亡,抑制肿瘤新生血管形成。在联合用药方案中,当稀有人参皂苷与化疗药物、靶向药物以及免疫疗法药物联合使用时,患者受到的副作用明显减轻,肿瘤的耐药性也显著减小、延迟,抗癌效果明显增强。

随着Rk2、Rh3、aPPD等高活性的稀有人参皂苷进入抗癌应用,人参皂苷联合化疗、靶向治疗以及免疫疗法,已经成为抗癌治疗的新方案,正成为越来越多医生和患者的选择,为解决药物副作用和肿瘤耐药性这两个难题带来希望。

 

更多新鲜防癌抗癌健康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瑞得生健康。

标签
继续阅读
Close